今日是:
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
 
2014年光纤接入优惠价格
国际专线测试
售后服务与运维
IDC产品
最新促销
解决方案
相关文章
北京电信通-苏州桥数据中心
北京电信通-中关村数据中心
北京电信通_酒仙桥云数据中心
北京电信通_惠普大厦数据中心
IDC主机托管产品介绍
运营商4G迷局:中国电信暗度陈仓
鹏博士与韩国电信合作IDC项目
2014年中国ICT市场6大预测
联系我们
 
联系人  :驻地网事业部

联系电话:010-52860199
         13811026806

传真    :010-51033000
QQ      : 277091274
E-mail  : wangfanfan@btte.net
公司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1号航星科技园2号楼4层
合作伙伴
官方微信
  IDC
当前位置:首页 >> IDC
 
运营商4G迷局:中国电信暗度陈仓
发布时间:2014-5-9 发布者: 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1724
内容提要:4G如箭在弦,这亦被认为是一场由中国移动积极促成的产业大跃进。今年初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高层尚在多个场合强调:3G业务方兴未艾、投资尚未收回,暂时未有4G打算。彼时,中国移动已宣布未来三年的4G基站部署计划,并在内部下达了今年底建成20万4G基站的硬任务。

   9月24日,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上重申,4G牌照将在今年底前正式发放。这与其在今年3月“两会”期间所发布的消息,并无二致。

  4G如箭在弦,这亦被认为是一场由中国移动积极促成的产业大跃进。今年初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高层尚在多个场合强调:3G业务方兴未艾、投资尚未收回,暂时未有4G打算。彼时,中国移动已宣布未来三年的4G基站部署计划,并在内部下达了今年底建成20万4G基站的硬任务。

  中国牌照发放制度,直接决定着电信运营市场下一阶段的竞争格局。因此在决策部门频繁放出4G牌照发放时间之后,电信联通高层口风急转,并迅速转变战略。

  今年5月,中国电信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4G站址勘察,8月确定4G网络建设方案,9月进行小范围定向网络建设招标。中国联通虽未有实质行动,但高层亦多次强调,希望政府尽快发放牌照,确定建网方案。

  对于运营商而言,建网方案的选择,将直接决定建网成本和市场前景。以3G建网方案为鉴,中国移动由于选择了后来被称为“孤岛化制式”的TD-SCDMA制式,虽耗资3000亿元仍在3G时代失去了优势地位;中国联通因被授予国际上最为成熟的WCDMA牌照,在过去数年中,用户增长和利润增长均保持双位数速度。

  单纯从技术演进路径,及部署成本、市场前景等角度选择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网络选择方案其实并无悬念。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和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多次公开表示,如果运营4G网络,更加青睐具备成熟商用经验的LTEFDD制式。LTEFDD已成为全球采用最广泛、终端种类最丰富的一种4G标准。

  GSA机构最新数据显示,目前在全球81个国家已有213张LTE商用网络,其中LTEFDD商用网络192张,TD-LTE商用网络仅11张。

  在中国,网络运营牌照采用政府发放制度,而非拍卖制。这令电信运营商在技术路线选择上处于被动地位。由中国移动主导的中国版4G标准TD-LTE,具备中国自主知识产权,承载巨大自主创新意义。决策部门优先扶持TD-LTE产业发展,不仅合乎正常决策思路,亦是国企运营商的义务。

  目前可信度最高的牌照发放方案为:三大运营商均将获得TDD/FDD双牌照。但是,先发TDD牌照、后发FDD牌照,还是双牌照同时发放,目前尚未有定论。

  按照这一思路,中国移动有望重新抢得先机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作为4G的被动参与者,在整体实力和投资能力上弱于中国移动,在建网方案上受非市场因素所影响,有可能再度成为跟随者。若这一弱势不可逆转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4G时代该怎么办?

  中国电信暗度陈仓

  今年以来,中国移动一直朝着4G商用的道路飞奔。

  9月初中国移动在全国范围内招募2万名4G友好测试用户,此举被认为是其试商用的开端;9月中旬工信部通过了四个品牌的四款TD-LTE智能手机入网测试,苹果iPhone5S也推出了支持TD-LTE版本,曾被称为TD-LTE最高难度、最复杂动作的终端产业链基本被盘活。

  与此同时,中国电信悄然启动了LTE招标。8月30日,中国电信已向十家设备商发出了LTE标书,首批招标规模达到了6万个基站。按照中国电信的时间表,两周前完成技术澄清,9月22日回标,10月中下旬实现主设备到货,最快11月底割接入网。

  此前,接近中国电信的相关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中国电信最初上报给工信部的建网方案中,TD-LTE占比不到10%,工信部否决了该方案。随后,中国电信二次上报方案,提升TD-LTE的占比,约为30%,这一方案得到工信部首肯。

  但有厂商透露,招标的最终结果显示,中国电信在TDD和FDD的投资比例实际为14。“最终扛住了压力。”中国电信总部的一位中层人士表示,这一结果既兼顾了政策导向,又最大限度地节约了投资金额。

  据了解,出于投资回报最大化的考虑,一些中国电信业务发达省份,TD-LTE投资占比可能更低。中国电信某南方省份公司参与制定4G网络建设发展规划的一位核心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该省最后确定的4G网络规划中,TD-LTE基站计划建设数量和计划投资额仅为总投资的10%左右。

  从规划来看,中国电信将主要采用FDD新建基站为主,TD-LTE补点部署的方式来部署4G网络。同时遵循几大建网原则:新建站址基本不考虑TD-LTE,留给LTEFDD;TD-LTE不发展智能终端,仅考虑数据卡和Mifi(便携式宽带无线装置,大小相当于一张信用卡)等数据终端;城市密集区域主要发展LTEFDD,TD-LTE则定位于郊区和补点;不考虑TD-LTE和其他网络的终端交互功能。

  在实际规划中,TD-LTE不仅投资占比被压到最小,网络部署角色也被最大边缘化。一位资深电信业者预测,中国电信首期4G网络建设既然如此定位,后续投资路径其实已清晰。“FDD扩容量将远远大于TDD,企业投资最终还是靠市场选择。”

  可以说,中国电信最终在选择建网方案时,采取了“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”的策略。

  上述资深电信业者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电信和联通在4G的技术路线上选择FDD/TDD融合组网,更多的是一种政策表态,并不完全出于市场考虑。但作为上市公司,双方同样将平衡投资成本和投资收益。因此,“在具体网络建设上的实际行动,必然会和公众所理解的FDD/TDD融合建网不同,采取一套更加有利于自身的建网方式”。

  年初,针对有可能获得TD-LTE牌照一事,王晓初曾表示,中国电信在4G技术选择上,更加倾向采用成本较低的FDD网络,“若日后4G牌照需要规定使用TDD网络,中国电信会考虑向中国移动租用网络,甚至与其他具备TDD技术的运营商共同建造运营网络,相信合作较单独建设更具效率”。

  中国电信副总工程师靳东滨近日亦在一个行业会议上公开呼吁,希望能够与中国移动在2.6GHzTD-LTE中实现网络同步和相同的时隙配比。靳东滨称,“是为了避免干扰友商网络。”

  这也是中国电信高层首次公开讨论与中国移动就TD-LTE网络合作的详细运作方式。有分析人士指出,中国电信在CDMA网络接手初期曾饱受终端等产业链困扰,在4G时代迫切渴望回归LTE时代主流趋势。

  在不得不运营TD-LTE的现实之下,如何低成本充分利用已有的频谱资源,特别是如何充分利用TD-LTE主频段2.6GHz(2600-2620MHz或2635-2655MHz)资源,是非常现实的选择。

  从整个4G发展来看,如何完善终端产业链,只是运营商步入4G时代的挑战之一。

  新建基站缺口有多大?

  3月初,工信部部长苗圩称,目前我国4G网络建设有两个短板,一是基站建设相对滞后,二是终端产品比较缺乏。

  支持TD-LTE网络的智能手机的批量推出,尤其是苹果的支持,为中国移动TD-LTE商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在3G时代,苹果iPhone成功帮助美国AT&T、日本软银、中国联通等各国弱势电信运营商反败为胜,改变格局。

  目前,中国移动明确了4G终端的发展路线图,中国移动终端副总经理唐剑峰在9月举行的智能手机峰会上透露,中国移动目前已基本明确了TD-LTE终端的发展策略:“2013年仍以3G终端为主,2014年3G与4G终端并举,2015年以4G终端为主,推动多模多频的TD-LTE手机,实现高中低端产品线的全面发展。”

  相对于中国移动的破釜沉舟,中国电信选择了更加便捷的网络及终端发展思路。

  接近中国电信的消息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由于对TD-LTE网络的定位是热点地区的补充接入(非主要运营制式),因此中国电信并不打算规模发展TD-LTE智能手机,主要用于数据卡、Mifi等数据终端接入,甚至不考虑终端与现有的3G网络兼容,只在FDD网络发展智能手机。

  德勤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7月,全球已面市的LTE客户端设备共有948件,分别由100家设备制造商提供。这其中绝大部分为FDD制式。类似3G时代的WCDMA制式,FDD制式由于在全球范围内支持的运营商数目众多,智能手机终端产业链强壮。

  横亘在所有运营商面前的另一个难题是,高达10%-30%的新建基站缺口。

  多位地方省份电信、移动和联通公司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确认,目前在新建基站选址上存在诸多阻挠因素。“一方面是用户反映手机没有信号,另一方面是社区居民担心辐射,要求我们拆除基站。而且,城市公共建筑物上很难有空闲站址,小区物业的进门费也越来越高。”上海电信的一位中层人士抱怨,基站选址几乎成为一线电信运营人员的主要工作。

  一向视储备站址资源为重要战略资源的中国移动,亦备受站址荒的困扰,在大中城市尤其突出。

  合肥移动相关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合肥城区普通公共建筑物上很难再选址,城区的每一处理想位置都已经过多人多轮攻关,可选站址资源基本枯竭了。”据其透露,今年截至目前,已完成基站租赁合同签订超过300处,但未完成建设或建设完成被迫拆除也将近40处。

  有负责基站建设的电信运营商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指出,如果站址荒问题不解决,4G新建基站任务很难在预定时间内完成,并最终影响网络覆盖和用户体验。

  相较中国移动,中国电信在新建站址方面的需求更加迫切。由于中国电信的2G/3G网络使用800M频段,而国内LTE频段较高,两者之间的覆盖范围有较大差距,这使得中国电信在LTE网络建设过程中必须新建较多的基站。有设备商人士分析,按照中国电信情况,即使在城区估计也需新增30%-50%的基站。

  中国电信南方某省公司运维部负责人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该省规划2014年前建设约9000个4G基站,但可能将有10%-30%的站址难以落实。

  TD-LTE基站被进一步压缩。中国电信南方某省公司相关人士称,该省公司已形成建设规划,原则上不将新建站址用于TD-LTE基站建设。

  有分析机构认为,基站荒问题只困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,中国移动在4G网络建设的推进方面则遥遥领先。关键原因是,中国移动先前已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购买了很多基站。

  4G之后更艰难

  毋庸置疑,相继卷入竞争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,正推动着4G市场逐日壮大。

  中兴通讯中国区副总经理顾翔认为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虽然没有中国移动如此庞大的投资规模,但LTE双模融合网络的建设,也将为TD-LTE带来协同拉升作用。

  三大运营商2013年中期财报显示,今年的计划开支差异巨大。中国移动上半年资本开支为570亿元,全年计划开支为1902亿元;中国电信上半年资本开支为330.5亿元,全年计划开支为750亿元;中国联通上半年资本开支为216.1亿元,全年计划开支没有在此次财报中透露。

  据此推算,下半年三大运营商的资本开支预算约在2000亿元左右。其中,4G和宽带建设是这笔开支的主要去向。

  有厂商透露,中国移动要求供应商最迟在10月底前完成20万个基站的设备交付,这一时间表略早于此前规划的2013年底。中国移动希望留出更多测试、调试时间,主要是为了“使LTE一经推出,就能被用户所接受,并具备相当的竞争力”。

  中国移动积极促成国内多运营商共同运营TD-LTE的局面,以形成强大的产业聚合力量,从而打造出TD-LTE的开放形象。

  中国电信亦全力以赴建4G网络。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中国电信不仅将建网出资方由集团公司分散到了各省分公司,甚至打算暂时停止3G网络和非急需项目的扩容。

  更有分析人士认为,中国电信的固网宽带投资,也有可能受到4G投资的影响而减少。

  然而4G的规模市场才刚刚开启。近日在中国国际通信展上,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被媒体问及4G具体部署计划时表示,大规模建网还需看工信部4G牌照的发放时间。

  多年来,电信牌照发放方式和发放时机成为考验政府决策者的最大难题。从目前的走势来看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4G部署方案并非完全出于市场竞争角度,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兼顾了执行政策的义务。

  中国移动的一位中层管理者坦言,电信运营商是上市公司,也是国有企业,既要兼顾上市公司股东利益,亦须承担国企义务,这往往令运营商包袱太重,脚步太慢。

  随着基础电信运营市场政策的不断开放,及移动通信领域竞争市场格局变迁,基础电信运营市场的真空状态已被打破。今年,工信部发布了面向民资企业的移动转售业务试点,基础电信运营业务首次尝试向民资有限开放。

  近期亦有消息称,上海自贸区有可能尝试在电信基础运营市场引入国际电信运营企业。而对于运营商而言最为紧迫的竞争态势是,以OTT企业(OverTheTop,互联网企业利用运营商的宽带网络发展自己的业务)为代表的轻型运营商正在逐渐蚕食其未来增长空间。

  接近决策者的分析人士认为,这也是为何监管部门既要求运营商在网络建设中保证一定比例(至少30%)的TD-LTE份额,又最终对电信的最终网络建设方案网开一面。

  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,即便进入4G大规模商用市场阶段,亦很难真正分享市场收益,更艰难的任务在4G运营之后。用户增长有限,流量增长无限。

  国际经验证明,4G网络并非电信运营商的救命稻草。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测算,借助LTE网络,其未来三年的流量将出现7倍增长,网络压力巨大,需要不断投入资金用以扩容和维护。与此同时,其为运营商带来的收入增长,普遍仅维持在10%-20%。

  在这些方面,中国移动亦不是强者。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中国移动的4G资费将比目前的3G资费更加便宜。

  在4G运营之初,全球运营商大多选择低价方式招徕用户,但从长期看,这亦颇有饮鸩止渴之嫌。

  愈益管道化的电信运营商会步电力公司、石油公司纯管道运营商后尘吗?运营商需要考虑,政府决策者同样需要考虑。

 
首页公司简介产品中心光纤接入点对点接入环球快线主机托管MPLS VPN促销活动联系我们

北京电信通 © 2014-2020 版权所有

公司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1号航星科技园2号楼2层 电话:010-52860199传真:010-51033000 技术支持:鸿洋华今 网站建设 京ICP备10004859号-3